太阳亚洲客户端-最新版下载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槲叶山路
槲叶山路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216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史之乱揭秘)从西域到长安的远征——香积寺之战

(2020-01-02 21:07:25)
太阳亚洲客户端标签:

历史

文化

军事

至德二载(757年)闰八月二十三日戊辰,肃宗在凤翔犒赏三军,准备发起攻势,收复长安。这是唐军第三次对长安用兵。与以往不同,此次参战的部队除了已经同叛军交过手的朔方军和关内道部队外,还有万里入援的安西、北庭部队,以及漠北的回纥,西域的大食、拔汗那、于阗,西南的南诏等诸国援军。肃宗动用了所有可以调动的资源,力图一举拿下长安,彻底扭转战局。

一、安西入援

时间回到至德元载(756年)秋八月,位于天山以南的安西节度接到朝廷一道指令——立即派出本部兵马往关内道扶风郡(后改为凤翔郡)集结,准备平息安禄山叛乱。接令后,节度使梁宰有些犹豫,不知是否要依令行事。

梁宰的犹豫事出有因。在此之前,安西节度已经接到肃宗即位的大赦文,知道玄宗已经退位,太子李亨登基,大赦天下,大唐进入至德时代。在行礼如仪,谢完新帝天恩浩荡、泽被四海之后,梁宰感到一丝不安——这次新帝即位有些不寻常!梁宰的不安并非源自神秘的第六感,而是基于大唐政治生活的常识:怎么没见老皇帝发声,新皇帝就自顾自宣布登基了?要知道,即便是寿终正寝的老皇帝,也会在宾天之际发遗诏,宣称自己将要告别人世,将大位交给某位继承人。同样的,选择生前退位的玄宗更要发布诏令,宣布退位,将大位交给太子李亨。这是一道必须的手续。当然,肃宗在即位大赦文中也说了,“圣皇久厌天位,思传眇身,军兴之初,已有成命。”但是,没用,这话必须要玄宗自己说才算数。关于这一点,肃宗当然比谁都清楚,所以一登基,就马上派员赴成都,向玄宗通报自立为帝情况,争取玄宗的追认。当安西节度接到朝廷出兵指令的时候,肃宗方面派出的官员很可能已经抵达成都,玄宗宣布退位,退位诏书刚刚在发往全国的路上。而此时梁宰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但已经多多少少猜出来朝廷出事了,新皇帝的上台有蹊跷。在此局势不明朗之际,是否依令出兵,梁宰拿不准,就找副使李嗣业商议。两人合计了半天,都认为派兵进入关中事关重大,贸然行事风险巨大,不如先缓一缓,看局势如何发展再作决定。梁宰离开后,一旁的一位军官说话了:

“天子告急,作为臣子的怎能坦然安坐不去救援!特进(李嗣业的散官)怎么能因流言而违背了君臣之道!”

说这话的是绥德府果毅段秀实,官位虽然不高,但为人非常正直,李嗣业一向对其言听计从。段秀实的话点醒了李嗣业:只要调兵的命令是真的,依令行事就是了,其他的不是臣子所应当考虑的。在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首鼠两端。于是李嗣业立即去找梁宰,要求带兵入援。有李嗣业自告奋勇,梁宰当然求之不得,当即批准,李嗣业遂率步骑五千,以段秀实为副手,东向入援。

后来朝廷再次调兵,这时朝廷局势已经明朗,没有顾虑的安西行军司马李栖筠迅速发精兵七千,“励忠义而遣之。”

安西节度辖区内的地方政权于阗国也出兵入援。国王尉迟胜将国事交给其弟尉迟打理,自率胜兵五千入援,肃宗非常高兴,授尉迟胜为特进,兼殿中监。

(安史之乱揭秘)从西域到长安的远征——香积寺之战
——唐朝军人

二、北庭入援

位于天山以北的北庭节度也收到了调兵的指令。率军入援的是名将马。据《旧唐书 列传第一百二》记,马,扶风人。少年时游手好闲,不事产业。开元末,仗剑从军,效力于安西节度,前后以军功累迁至左金吾卫将军同正。代宗时期官至宰相的常衮所撰的《故四北庭行营节度使扶郡王司徒公神道碑》(《马神道碑文》)中,对马服役的地点有不同的说法:

厥武,车师戎府铁马蛇矛,大黄白羽。天山瀚海雨。骁骑三千,披竭主。

“车师戎府”,是指位于古车师国境内的节度幕府。古车师国分前后两部,车师前部位于西州(今吐鲁番交河),车师后部位于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西州、庭州皆为北庭节度使辖区,其中庭州为北庭节度使驻地所在。“天山瀚海”,天山为天山军、瀚海为瀚海军,两军均属北庭节度下辖部队,与“车师戎府”正好呼应。

另外,在近年出土的同为常衮所撰的《大唐故四镇北庭行营节度兼泾原颍郑等节度观察使尚书左仆射扶风郡王赠司徒马府君墓志铭》(《马墓志》)中,关于马的从军经历记道:

年廿二,杖剑西游,横绝大漠,抵二庭之极塞,收万里之奇功。

唐代语境中,“二庭”指代的就是北庭节度。考虑到常衮为马同时代人,而且是奉敕撰写的马碑文,权威性非常高,因此可以得出结论:马是在北庭节度从军,并且很可能一直在北庭效力。

关于北庭出兵的数额,《旧唐书 列传第一百二》记 “至德初,王室多难,甲士三千,自二庭赴于凤翔。”传世的《马神道碑文》记,“初公自二庭甲士三千,赴翔行在,遂陈灭胡之策。”两处史料给的数据一致,很可能旧唐书是沿用了马神道碑文的说法。但在《马墓志》中却有不同的记载:

公受命戎帅,誓勤王家,与西州士大夫暨诸蕃君长涉乌戈、径赤庭,由陇及岐,视险如砥,躬擐甲胃,手捧兵符,献于行宫,凡(众?)数万以二,先皇穆然垂意,特以良将器之。

(安史之乱揭秘)从西域到长安的远征——香积寺之战
——马璘墓志

按照马墓志的记载,马所率的北庭援军有一万二千之众,比旧唐书及马神道碑文上讲的三千众要多许多。有意思的是,《马神道碑文》《马墓志》同为常衮所撰,而所载出兵员额数据差异却这么大,很难让人相信这是无心之失,究其原因,最有可能是出于保密的考虑:神道碑立于墓的外面,上面的文字人人都能看到,将出兵数额讲少,可以掩盖北庭节度兵力大部被调走的军事机密;而墓志埋在墓的里面,无人看到,大可以写出北庭出兵的真实数字。

安西节度管兵二万四千,北庭节度管兵二万,唐室此次调兵入援,二镇的精兵猛将悉数被调到内地,所余兵将仅能自守。

(安史之乱揭秘)从西域到长安的远征——香积寺之战
——安西、北庭部队入援路线

这一年秋天,李嗣业、马分别带领万千安西、北庭健儿离开驻地,挟着猎猎西风,穿越戈壁沙漠,开始了东向入援的征程。这一去竟是与西域故土的永诀!天山南北的安西和北庭,在后来唐朝失去河西走廊以后,成为孤悬异域的一块飞地,不断被异族蚕食,终至陷落。这些入关平叛的军人们,将在以后的日子里征战不息、命如转蓬、无处可归。

三、周边援军

肃宗还派出使节翻越葱岭,远赴位于中亚的藩属国拔汗那国(今吉尔吉斯斯坦费尔干纳)征兵入援,并通过拔汗那国给中亚诸国传话,许以重赏,请它们派兵助唐平叛。拔汗那果然不辱使命,请来了大食国的援军。

唐与大食的关系比较复杂。早在天宝十载(751年),唐与大食联军在怛罗斯(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打过一仗,唐朝联军大败。这次大食派兵入援,说明两国关系并没有因为怛罗斯战事受到根本性的影响。实际上,在怛罗斯之战的第二年,黑衣大食就有两批使节来朝;第三年,有四批黑衣大食使节来朝,贡献良马等方物,唐朝向来访酋长授以中郎将官职、赐以官服等